球。。miao

爬过无数墙头,大本命一直美国往事

氤氲9(Max/Noodles美国往事)

第九章
       大卫继续看下去,父亲的笔记写着:
     《         我熟门熟路的钻进了胖墩家的小酒馆,肥摩邀请我们来过几次,他家在这一区算是经济情况还不错,他爸爸会招待我们吃没卖完的蛋糕,肥摩本人虽然呆呆的,不过人很敦厚,我觉得做朋友比小派他们几个坏坯强多了。如果不是考虑到他那个眼高于顶的烦人妹妹,我还是挺喜欢来这里的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轻轻在厕所的砖缝往里看,眼前的一切简直快把我气炸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黛伯拉捧着《圣经》:“我的爱人,他的双眸像鸽子般明亮,他的身躯像洁白的牙雕,他的双腿像大理石柱般坚实,虽然包裹它们的裤子脏的要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淫荡的婊子”,我忍不住在心里咒骂,“假正经,明明在勾引,偏摆出一幅清高的样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听见她说:“他如此可爱,然而他永远不会是我的爱人,因为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小阿飞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见鬼,他聪明,好学,勇敢,阳光,哪里一无是处,瞎了你的狗眼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多么遗憾。”我听见黛伯拉用咏叹调做了结尾。
        “年轻,只要肯干,总能出头,你为什么还不啐她,为什么还不走,Noodles”,我暗暗握紧拳头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他们凑在一起,仿佛不是在脏乱的仓库,而在纯净殿堂,我看到Noodles闭着眼慢慢接近,轻轻的吻上黛伯拉的唇,时间也为他们静止。我觉得心里很难受,不知道什么原因,忍不住轻拍墙壁,转身就跑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Noodles并没有来追我,我忍不住吹起了口哨,恨恨的想,“臭小子,你再不出来,我也是白认得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不的不说,看到他跑出来,我松了一口气。他面带不善的问我干什么,我还用分赃安抚了他一下,又忍不住揶揄他吻技差,就在他越来越不耐烦转身要走时,霸哥带着一群混混堵上了我们,我们挨了打,不过这都是值得的,黛伯拉果然没给Noodles 开门,这回他总该看清楚,这就是个自私虚荣假清高的女人。

评论(3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