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。。miao

爬过无数墙头,大本命一直美国往事

氤氲5(Max/Noodles 美国往事)

    第五章
        大卫翻开本子,淡淡的柏木气息夹杂着香根草和烟叶的气味袭来,是父亲的字迹,称不上优雅,但工整严谨,透着一股坚定的劲头:
        “1942年,我买下了他寓居之所附近的这栋公寓,在决定放手的近9个年头之后,他再次出现在我眼中,这种感觉真是难以言喻。
        从望远镜里看见他拎着一袋橙缓慢的走来,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这些年的躲避纯属多余,也许有生之年,我都戒不掉他为我种下的毒。
        Noodles一直以为,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坏了他的好事,其实他不知道,他跑去报摊点火的时候,我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搬家的马车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我和妈妈搬家到这个社区。父亲被医生带走之后,我们在原来那片儿就待不下去了,窃窃私语在邻居们之间流传,大家看我和妈妈的眼光都在闪躲,孩子们唱着奇怪的儿歌从门前经过,家里的菜园被糟蹋的一塌糊涂。在我痛痛快快把几个坏小子牙打掉之后,妈妈终于意识到再不搬走他的儿子可能很快就会进监狱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Noodles这帮坏小子欺负报摊主的时候,我其实挺恼火的,我觉得小孩子是最可恨的动物,一边笑的很天真,一边却做些残忍的事,就像我以前那些朋友,明明一起玩泥巴的交情,大人们几个眼神和私语,他们就会排着队来找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'看来要想不被人欺负,就得先把他们都唬住!'我暗暗下定决心。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高高的家具堆上,远远看见这帮熊孩子对着醉汉吹口哨,'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小鬼,没看见对面的条子吗?'我和领头那孩子对视着,他的眼睛亮亮的,傲慢的看着我,眼里都是警告。
        '哦,不对,这帮熊孩子是要用我们家的马车打掩护'我突然意识到他打的主意,瞬间有点不爽。我快速滑下车,在他要把醉汉拖走的瞬间,一把拉住那醉汉,大声说'先生,你是病了吗?放心,我会照顾高你的',然后我快速把醉汉扶上车,看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条子,我得意的对那领头的孩子怪笑了一下,'小样,想利用爷,也不看看你配不配!'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看着条子追着他们跑,突然觉得这段时间憋在心里的闷气都散尽了。我当然拿了点好处,那醉汉有一块银怀表,看在我是他救命恩人的份上,他理应报答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(第五章 完)

        ps明早要加班先去睡,我这个人真有逻辑,努力解读小孩子心理中。最近被橙花魔教种了草,忍不住想知道max和noodles的味道,我觉得max的香味一定是湿湿冷冷滑滑的,不知道柏木和香根草的味道是不是大麦的味道。恻恻轻寒小伙伴推荐gucci的嫉妒,不过这个估计30年代没有,我就绕过不写牌子了,反正我也不懂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设计开始写回忆录是42年,卷款奋斗九年后max巨巨已经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,上流社会嘛,肯定是用的起也需要用香水的,这时候他事业基本稳定又有能力尾行跟踪视奸偷拍noodles了,noodles我想他应该不用香水,身上该是烟草和汗味,我设计他爱吃橙子,一个是因为橙子便宜,再一个我想让他有橙子的味道,主要是向伟大的教父致敬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我的max这么ooc这么痴汉?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0)